各种方言分南北 学习播音主持需了解
发布时间:2018-04-27   动态浏览次数:83

如今,播音主持专业如雨后春笋般地在各大高校相继开展,越来越多的学生加入到了学习语言表达艺术的行列当中。这其中不乏来自各个省份的学生,大多数学生自身有着根深蒂固的地方性语言发音习惯。那么学习播音就必须要克服这些习惯,要想克服这些习惯,就要先了解自身的地方性语音问题在哪里。与此同时,教授播音专业的教师也应该掌握各地学生的语言发音特点,从而有针对性地进行教学和纠正。

全国青少儿播音主持专委会的老师指出,首先,方言分南北

纵观全国各地的诸多方言,南方方言种类繁多而北方方言种类少。南方方言通常用省份、地名来命名,像吴、湘、赣、客、粤、闽等都是南方方言。而北方方言种类少,也没法拿省份来命名,所以除南方方言外,通称北方方言。

1、南方方言除了上面提到的几个大分支外,还夹杂着许多细小的分支,比如广东一省,就至少有三种南方方言的分支:属于粤语的“白话”(广州话)、属于闽语的“潮汕话”,还有属于客语的“梅县话”。所以说南方方言种类甚是繁杂。

2、而北方方言种类单一,但它的覆盖面却要比南方方言大得多。使用北方方言的地区包括华北、西北、西南、江淮等地。除广西、新疆、西藏、青海、内蒙古等少数民族地区外,长江以北,云、贵、川,湖北大部,湖南西北,广西西北,都以北方方言为主。说汉语的人群中,有七成是说北方方言的,北方方言几乎占据了全国汉语地区四分之三的地盘。

其次,南北方言有着显著的“腔”和“调”的区别

想必大家都听说过“南腔北调”的这个说法,那为什么说南是“腔”,北是“调”呢,它们之间又有什么区别呢?

1、我们先来说说北方方言的“调”,上面我们说过了,北方方言覆盖地域广阔,这样广阔的领域,如此众多的人口,说起话来实际上内部分歧却相当小。从满洲里到昆明,从南京到酒泉,相距上千公里,然而言语交流上却没有太大的困难。

这是因为北方方言通常是各个朝代的“官话”。官话就不同于俗语,可以随便说说。官话讲究表意统一,所以历来北方官话趋同,沿袭至今,北方方言也就趋同了。北方方言虽说也算得上是各有差别,但语法结构区别很小,语音分歧也不很大。比方说,北方的方言都没有浊塞音、浊塞擦音,没有b、d、g、m四个辅音韵尾等等。也就是说,北方方言的“腔”都差不多,就是调门不大一样罢了。区分北方各地方言,只要琢磨当地方言的调就可以了。

2、下面我们再来说说南方方言的“腔”。上面我们也说了南方的方言种类繁多且复杂,它们不但调不相同,连腔都不一样。比如发吃饭的“吃”这个字音,北方方言说起来,怎么听也是“吃”,最多就是调门有高有低,声调有长有短。而南方方言说出来呢?就什么腔的都有了,“七、恰、夹、塞、噎、携”,反正不是“吃”。再比如祖母,北方基本上一律叫“奶奶”,南方呢,有叫“娘娘”(温州)的,有叫“婆婆”(南昌)的,有叫“妈仔”(厦门)的,有叫“阿嬷”(广州)的,有叫“依嬷”(福州)的,有叫“细爹”(岳阳)的,同一个字各种腔,五花八门,让人摸不着头脑。

此外,南方方言中常常分不清l和n这两个声母,以及an和ang这两个韵母。所以,大部分南方方言里,男子变成了“狼子”,女子变成了“驴子”。有一个福建省闽侯县的人在朗读《愚公移山》时,因为实在改不过固有的“腔”来,便把那段名言“我死了还有子,子死了还有孙,子子孙孙是没有穷尽的”,念成了“我死了还有煮,煮死了还有酸,煮煮酸酸是没有穷尽的”。这还是说“普通话”,要是说家乡话,那就更麻烦了。

综上所述,全国青少儿播音主持专业委员会的老师提醒,对于播音主持专业的学生或是播音主持专业的爱好者,在练习发音的时候,首先要明确自身地方性语音的特点,说北方方言的同学,要注意自身发音时“调”的准确性。而说南方方言的同学则应多注意发音时对“腔”的问题的更正;同时,对于播音主持专业的教师而言,更应充分分析学生各自的南北语言发音特点,从而制定有针对性的教学计划。教授北方方言的同学发音时,教师应及时指出其可能出现的“拖音”“甩调”问题;教授南方方言的同学发音时,教师应及时更正其发音的准确度以及前后鼻音问题。找准自身发音的特点和问题后,学习播音主持就会相对容易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