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双十一张友文”与火化师握手
发布时间:2019-10-29   动态浏览次数:51

张友文


昨天汉口殡仪馆司机与我约好今天9时在湖北警官学院(南院)后门口碰面,没想到他今天会提前40分钟,我马上关上电脑,赶紧下楼。刘师傅向我解释说“军运会”期间担心堵车,所以提前来。我说没事,早点来,正好先去参观贵馆。

入馆前的指示标牌是“静园”,觉得好奇怪。刘师傅说当地人忌讳“殡仪馆”字样,我明白了,但不明白的是为何有些人惧怕死亡。窃以为还是部分国人的观念没有改变,死亡教育没有与时俱进。

汉口殡仪馆系新建的一流馆场,占地400亩,处处透着人文殡葬气息。我在领导的带领下参观。我问他许多丧户喜欢“第一炉”,一些关系怎么摆平?他说现在不存在这个说法,火化炉是两块板,一具遗体火化之后,另一具遗体就放在一冷板上,都成了第一炉。我接着问,许多丧户都想预定某一个追悼厅,怎么办?他说我们采取像银行叫号的那个方式,就不存在争抢,不存在关系,反而更加公开透明。又问,火化师可以收红包和礼物么?丧户可是遵照习俗真心诚意地表谢意。他说,不允许,他们都很自觉,都严格要求自己;这儿都有监控探头,哪个愿意冒这个风险……

的确如此,在几处显眼的地方都有温馨提示:“近来,有社会一条龙人员,以本馆名义向家属索要红包、香烟。本馆申明:我馆严禁职工收受红包、香烟及其他馈赠,收一罚十,欢迎举报(并附监督电话)。”

进到火化炉后台,适逢一具骨灰出炉,工作人员正在虔诚地清扫骨灰,站在炉子另一边的火化师主动向我伸出手,我则毫不犹豫地伸出手回应。上周在青山殡仪馆讲座时,我要求工作人员大胆地伸出手。如果手都不敢伸出,怎么知道对方不与自己握呢。我提醒大家勇敢地伸出手来,消除心中的顾忌,现在轮到我自己,我会当懦夫么?我必须言行一致,说到做到!馆领导对我说,刚才与你握手的火化师是武汉市劳模“王建军”同志。于是,我对那位火化师更是充满了敬意。

开始上课了,主持人周龙生老师把我吹了一通,我就开玩笑说,感谢周老师为我致悼词,因为悼词都是好听之语。我从改变观念入手打开话匣子。从教育观念切入,如有些家长帮孩子背书包就是错误的。再如,孩子不小心跌倒后,大人马上把他抱起来,还假装把大地跺几下,责怪大地为何把宝宝绊倒了。从此,孩子的思维就被教坏了——不会从自身找原因。

殡仪馆工作人员同样要改变观念,要坚信自己所作所为是一项事业,而且是一项伟大的事业。人生在世,除了生死是大事,其余皆小事。殡仪馆并非焚烧尸体那么简单,里间的文化十分丰富,有着强大的社会教育功能。实际上,死亡教育是生命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,此项教育帮助人们正确对待死亡,认识生命的意义,使人更加珍惜当下,幸福地活着。

我国的死亡教育比较落后,与我国的文化传统有关。我们小时候一提及“死亡”二字,就遭到大人的训斥,认为不吉利。正如有人吓唬小孩说不哭了,再哭,就让警察抓走。这么一教育,小孩子从小就对人民警察没好感。同理,我们殡葬行业的形象也是被这么给毁掉的。

面对社会偏见怎么办?首先是内心强大,对自己的本职工作充满自信,增强身份认同意识;自己都瞧不起自己的职业,别人怎么会瞧得起?当下,去除心理阴影才是第一要务。正如有人头上添了几根白发,整天为此纠结,再加上别人的议论,就更加不高兴,更加不安,白发就越来越多。“双十一张友文”一路走来,从来不在乎他人的看法,坚定地做真实的自己。

    讲座的核心内容是职业道德。我说不管哪个行业,都十分注重职业道德教育。职业道德归根结蒂是做人的问题,也就是孟子所说的“四端”:“恻隐之心,仁之端也;羞恶之心,义之端也;辞让之心,礼之端也;是非之心,智之端也。” 懂是非、辨美丑的人才是真正的聪明人。大家现在所为是在替他人尽孝,是在做好事、做善事,有什么怕被人瞧不起呢?建议大家有空看看日本电影《入殓师》,其中主人公小林大悟是如何从害怕、动摇直至内心坚定的,其内心强大的过程非常清晰明了。特别是他准备辞职时,社长请他吃了一样东西,他终于悟到了人生……

刚好1个半小时讲完。

刘师傅送我回来的路上,描绘了他当年与同事劳作的情景:在水中捞浮尸,死者皮肤沾在他们的手背上,非常难清洗,必须动用镊子,还要用白酒进行消毒;汽车是稀罕物,他们就踩三轮车从儿童医院搬运尸体至殡仪馆……

刘师傅在殡仪馆默默工作了几十年,就像大地一样厚实淳朴。我必须书写,旨在用这种方式向他们致敬和致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