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必等到天光(给儿子的第12封信)
发布时间:2019-11-10   动态浏览次数:40

双十一张友文


 MY SON:昨天立冬,标志着冬天正式来临。从微信上获悉,北京开始供暖,江城则步入了起床靠吼、洗澡靠抖的季节,也就是说早起的战争序幕拉开了——考验意志力的时间到了。双十一张友文并非铁人,也不愿起来,在床上经过一番激烈的心里争斗后,终于起来了。看来,人生最大的敌人正是自己哦。欲去骄字,总以不轻笑人为第一义;欲去惰字,总以不晏起为第一要义。(曾国藩 《曾文正公嘉言钞》)想想做早餐的、开出租车的、地铁早班一族等等,起来吧,亲!我自言自语。

早起的光线好些,风景犹如一幅水彩画,各种颜色皆可见。如果有薄雾,就成了一幅油画。夜晚固然也有风景,可是色彩单调,目力所及只能是一幅水墨画……

现在亮得越来越晚,6时半才天光。实际上,我5时半就起床了。出门晨练,遇到一个熟人,人家都已收工——准备回转。我问他,天没亮就出门,看不见吧。他说还好,以时间为准,不要以天色为准。这句话说得多好!进一步展开,就是不要以他人的脸色为准,要用证据说话,实事求是,要追随自己的内心,听从自己的良知。我经常这么教育学生,自己怎么就没有做到呢?为何要看天色和脸色呢?于是,当即决定明天6时就出门活动身肢,不必等到天亮。时间等不起哦。

如今城里的条件比农村好多了,到处是灯光,堪称灯光污染。当年我在松滋南海永福村生活时,大约也是这个季节,夜里在坑坑洼洼的乡村小道上跑步,因为灯光极为稀缺,崴脚时有发生,但我仍然坚持跑步。把那时的跑步条件想一想,如今是在享天福呢。

在微信上看到浙江台州的同行,才知人家早已闻鸡起舞——正在练书法。据推测,她是5时起床的。我与她相较,已经落后了;如果与4时即起的日本的小泽征尔相比,不知相差几远。

每天吊单杆,肯定要费些力气。起床要毅力,活动要体力。人都想舒服,都有惰性。譬如高层楼中有电梯和楼梯,上楼时,人们往往会选择电梯,毕竟爬楼费力。吊单杆时,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每次弯腰、收臀、打棍10个,即摆动双腿,直到双脚尖荡到单棍为止,有些难度,许多人做不了。我之所以能做,并非天赋,而是因为坚持。一次性10个也可,分两次也行。如果第一次吊上去,做了7个,下次就轻松些,只需做3个。人生亦然,年轻时不肯吃苦,老了就有苦在等着你。

接下来是跑步,给自己定的任务是在木栈道上来回跑两趟。跑一趟,当然轻松多了;不跑,更轻松……这么一想,就没有原则和底线了。我总以为舒服是留给死人的。人活着,就像逆水行船,迎难而上。全球搞大事的人,犹太人为何比例最多,因为犹太妈妈从小教子,就是教导他们找难做的事情做,天下的难做的事情最容易做成。因此,不能怕困难,不能享舒服。人生本来就无意义,但在打拼中却能创造意义。譬如医生经过艰苦地探索,研制出抗癌新药,能给病人带来福音,其人生就显出了价值,有了意义;再如“双十一张友文”搞所谓的公安文学研究,得到文友的大力赞赏,那种高峰体验是金钱买不到的……

再次说到跑步,我有时的确也不想跑,但我还得咬紧牙关坚持下来。不想跑,可以找出好几条理由,如昨夜没睡好,肚子不舒服,脚崴了等,但是要跑,只要一条理由。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,现在终于懂了;能把自己打倒的,不是他人,正是自己。为了做点有意义的事情,身体必须健康。为了身体健康,必须早起活动。早起的好处太多了,可以提早放屎,呼吸新鲜空气,更主要是增加精神力量。自以为起得很早,走出门,才知比我早的人多的是。“莫道君行早,更有早行人”,此言不虚。看到有些白发苍苍的爹爹婆婆们做一些高难度的动作,顿然醒悟,原来还可以这么活。他们不服老的举动再次把我的雄心壮志给激起来了,原以为自己老了,不宜跑步,只能散步,不能玩单棍……如今,又回来了原来的状态——激情澎湃。因为坚持拉棍数月,手中的茧皮再次生起,又可以用刀来削刮,有点意思哦。

你是没有雨伞的孩子,“双十一张友文”又不会搞社会关系,因此,你必须依靠自己,让自己变得强大。当然,首先是内心的强大,不惧风言风语,不怕打击挫折……正如俞敏洪所言:你是一棵小草,人家会踩过你,只当没看见你一样,不会管你的疼痛。当你成为一棵大树时,人家老远就看见了你,想踩你都踩不了了。因此,你要努力成长为一棵大树:活着是美丽的风景,死了也是有用之材……

 

附“张友文”简介:自诩“双十一张友文”(参评“副教授”和“攻博”各十一次)、自名“公安文学言说者”、自号“功不唐捐斋主”;苏州大学博士生、湖北警官学院副教授、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特聘研究员、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班学员、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;出版《回望公安文学》等专著四部,受邀至武汉大学、中国政法大学、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及公安实战部门讲授“公安文学”43场次,并在部分高级中学和高校进行(公益)励志讲座数场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