写在微信公众号开通之际
发布时间:2019-11-14   动态浏览次数:30

双十一张友文


双十一张友文双十一之前,终于开通了微信公众号,算是一桩大喜事。此前,犹豫数年。文友多次劝说,加上学生多次催促说还是整一个吧。我想,“整一个”相当于酒话“喝一杯”,只喝一杯,想必还是能胜任的,于是决定动手。昨天2017级法学专业的陆海鑫同学不厌其烦地告诉我如何操作,让我十分感动,在此鸣谢!经过多次的验证,让我心力憔悴。愚笨的我差点放弃之时,经过那个富有爱心和耐心的同学帮助,居然弄好了,喜也!那种高峰体验十分美好,与金钱、物质无关。原来绝望时刻离成功非常近,再次体悟到了。为此,还特地喝了一杯酒以示庆贺,尽管医嘱不能这么整。幸好今晚的月光不赖,虽然早已过了乍起胆子说“今晚月光真好,我们出去走走”的年龄,但“举杯邀明月,对影成三人”(李白《月下独酌》)还是做得到的,也算是尝试了一次诗意人生。入喉管的虽是散酒,辣且灼,却也高兴。如今生活多好!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梦想早已实现。既能吃炒菜,又能看电影,过去过年才能遇到这等好事现在天天有。我倒是可以这么安慰自己。于他人而言,则不一定。譬如,每次去食堂打饭,我都说菜好且多,像过年呢!工作人员听了自然高兴,旁听者却与我的意见相左。

几十年之前,怎么也不会想到现在这个样子:不用生火、不用添柴就有热饭吃;不上街、不试穿,合适尺寸的衣鞋就可以送达手中……古时候,一杯浊酒喜相逢,如今浊酒难觅,清酒泛滥,喜悦心情却大为减少,田园静谧情形也少了,更多的焦虑与迷茫。为了减压,说话(写作)倒是一种不错的方式。心中有话,哪里去讲。博客的出现就是为了给民众一个发声的渠道。等到博客式微,微信又开始流行。现在,微信公众号准许开通,且免费,窃以为,这也是为国民提供说话的途径,有关部门则可以从中获取大量的民意,知晓老百姓的心声。

如今,开通了微信公众号,本人压力就更大了,必须抓紧书写这个伟大的时代,力争不让文友失望。对自己而言,则是不负每天、不虚此行、不枉此生。微信公众号对于展示中国(警察)形象,言说公安文学作品,实录当下不无裨益。同时,还可培育自身责任感和自律意识。

到目前为止,我的(公益)讲座有40多场,好心人提醒我说话小心,不能出现政治错误。对于善意的提醒,我领情了,却也认为多虑了。一是本人有比较丰富的宣传工作经验:在湖北省公安厅宣传教育处工作近一年,在湖北警官学院宣传处工作近十年,且连续三年被《楚天都市报》评为优秀通讯员,相信在大是大非的原则面前能站稳立场。二是本人言行一致、表里如一,不会当面一套,背后一套。有些两面派官员台上一套、台下一套;口里一套,心中一套,认为演技非常高,认为自己最聪明。实际上,他们在骗了他人的同时,也骗了自己,最后为天下人笑。用我们家乡松滋话来形容这些不实诚者,就是“口里喊哥哥,腰上别家伙”——不是人。

双十一张友文自诩活得还像一个人,知是非、辨美丑,教导学生亦然。现在给学生讲逻辑这门课,有些吃力,毕竟不是我的本行。虽然学力不逮,但是关乎立场时总是牢牢地把握住自己。最近讲“判断(命题)”这一章节,其中特征之一是有所肯定和有所否定。讲到这里,下意识地生发开来,竟然花了15分钟讲正确的价值观,我以为此举堪称“课程思政”,真正把立德树人摆在了首位。譬如莫言未获大奖前,有人骂他的作品反党、反社会主义,等到获奖了,立马把他的作品吹捧上天。我对学生说,这些见风使舵的家伙就是墙头草,两边倒,没有立场、没有原则、没有主见,而德国的汉学家顾彬却那么率真,那么可爱,不管莫言获奖与否,他都是一个评价标准,一个口径说话……

微信公众号是一个自媒体,相信双十一张友文在玩自媒体时,会做到党性坚定、写作为民。可是有些人就怕这个新生事物,有多种原因,在此不剖析,说出来怕要得罪人,“真话不全说,假话全不说”。有些真话就让它烂在皮囊里,或带入坟地吧。

    微信公众号开通后,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。不管是赞还是骂,我都将理性地沉着地应对。哪怕没有应声,一个人张灯结彩也要坚持,毕竟也是一种生活方式。(191110

 附“张友文”简介:自诩“双十一张友文”(参评“副教授”和“攻博”各十一次)、自名“公安文学言说者”、自号“功不唐捐斋主”;苏州大学博士生、湖北警官学院副教授、中国人民公安大学特聘研究员、鲁迅文学院公安作家班学员、全国公安文化理论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;出版《回望公安文学》等专著四部,受邀至武汉大学、中国政法大学、中国地质大学等高等院校及公安实战部门讲授“公安文学”43场次,并在部分高级中学和高校进行(公益)励志讲座数场次。

张友文微信公众号:gh_7b4e98b35f4e